logo
 首 页 | 部门概况 | 校友联谊会 | 教育基金会 | 秩年返校 | 为您服务 | 校园风光 | 联系我们 |  校友期刊 | 我校主页 
当前位置: 首 页>>校友文苑>>正文
学子情怀--随“抚油”的发展而成长--寇本才
2015-10-27 14:47  
 
 今年是辽宁石油化工大学建校六十周年,在全校师生员工及广大校友满怀激情喜迎校庆之际,作为一个在校学习、工作、生活了五十二年的学子,我更是心潮澎湃、感慨万分、激动不已。
六十年来,学校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中专变大学,历经了搬迁、更名、并校、调整、升格等曲折的发展道路。忆过去让人无比感慨,看今朝让我惊喜万分。如今的辽宁石油化工大学已发展成为占地近2000亩、校舍建筑面积60余万平方米、在校生达2万人的以工为主,工、理、经、管、文、法、教七大学科协调发展的多科性大学。这是学校历代人奋发向上、艰苦奋斗的结果,更是当代人顺应潮流、审时度势、抓住机遇、投身建设的结果。建校六十年是不平凡的六十年,让人欢欣鼓舞的六十年!也是凝聚几代人大量心血的六十年。
1958年,是学校发展史上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一年。伴随着全国的发展形势,学校升格,由中专变为大学,抚顺石油学校更名为抚顺石油学院,学校办学层次上了一个台阶,跻身于大学的行列,当年炼厂机械和人造石油两个专业招了本科生。由于刚刚起步,学校本科、专科、中专并存,中专学生占多数。我就是在这种形势下,考入抚顺石油学院机械专业学习,骄傲地成为“抚油”的一名学子。“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从此我便与“抚油”结下了不解之缘,终生站在了“抚油”这艘乘风破浪的 “油轮”之上。
随着学校的升格、发展,规模扩大,人员编制不断扩充,学校逐步从学生中抽调留校,补充机关干部或留校后送重点大学进修,回校任教。1960年3月的一天,早上八时,我正坐在教室等候上课,机械系张秘书进来对我说:你九时到办公楼五楼会议室开会。我当时担任学生会副主席兼学习部长,到院里开会是常事,并没在意,我想等第一节课后再去,即使晚五分钟也比误课好,就没动。张秘书又进来说:你怎么没动,和我一起走。我说下课再去吧,不然又误课了。他说:还上什么课,以后就不用上课了。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可能被留校了。九点会议室里坐了100多名准备留校的学生,多数都是当年要毕业的学生,只有几名二、三年级的学生。开始一位领导讲话,大意是你们这些学生留校工作了,要服从分配,以后在学校好好工作等等,接着人事科长宣布分配名单,我被分配到党委宣传部。然后按工作单位分几个小组座谈讨论表决心。当时在我们看来,就象“军人服从命令就是天职”一样,学生服从分配就是天职。于是大家纷纷表示坚决服从组织分配,并积极努力工作,回报学校领导对我们的信任。从此我就不仅是“抚油”的一名学子,而且真正成为了“抚油”人了,告别了一心想到石油厂当工程师的梦想,开始了新的人生之旅。
留校后学校对我很器重,三月份留校,五月份培养我入党,刚留校的学生能在党委机关工作,在当时那种政治形势下,这被看成是骄子,我也是受宠若惊,暗下决心一定不辜负领导的培养,努力做好工作。特别是看到当时学校有个远景发展规划,一张3*3米大的鸟瞰图,立在五楼会议室楼梯旁,让人很受鼓舞,我对学校的发展充满了信心和自豪!1960年9月,学校考虑我比较年轻,还需要进一步培养,便送我到辽宁大学哲学系哲学班学习二年。我当时很高兴,认为这是对我的器重。虽然当时正处于三年困难时期,生活很艰苦,但我仍非常努力,刻苦学习。于1962年以各科圴五分(当时实行五分制)的优秀成绩毕业回校。
回校时,正值全国贯彻中央关于“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国民经济八字方针,全国高校进行了调整,我院也进行了调整,由大学改办中专,人员编制缩减,先后留校工作的学生大多数人陆续分配到石油单位及有关部门去工作(这些人后来大部分成为单位领导和骨干),一小部分年龄较小,有条件继续学习的,随本科生一起转到东北石油学院(后改为大庆石油学院)学习。继续留校工作的只有少数人。由于学校当时缺少学哲学专业的人员,所以又把我留在学校继续工作,分配到马列主义教研室任教师。我教了两年课,1964年又被调回到机关,先后任党委秘书、组织部干事,又派我去参加政治运动,这些都是对我的培养,给我锻炼的机会,于是我精神焕发,积极向上,努力工作,与学校一同走在发展进步的大道上。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这是党和国家的灾难,是学校的灾难,也是我们每个人的灾难。我比较积极地参加了“文革”,扮演了“老保”的角色,说些错话,做些错事,回想起来教训是深刻的。
1978年粉碎“四人帮”,拨乱反正后,沈阳化工学院迁回沈阳,留抚部分复办抚顺石油学院,随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党的工作重心转移、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为抚顺石油学院的大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和历史机遇,从此学校又跨上了大发展的道路。学校日益发展,规模不断扩大,原来仅400亩地的校区成了学校发展的瓶颈,学校领导高瞻远瞩,于2000年征地600余亩,只用了两年的时间就实现了建设规划。2002年根据学校发展需要又第二期征地,在一次征求意见的会上,我还担心地说:“1960年的鸟瞰图现在两年实现,但到现在已经40年的时间,如果再第二次征地,国家的发展形势和学校的财力还能实现新的‘鸟瞰图’?即使能实现是否还需要40年的时间。”我当时是担心、害怕。可事实上用不到五年的时间又完成了第二期征地的发展规划,先后几年时间的发展,实现了并大大超过了40余年远景发展规划,出乎我的想象。随着学校的大发展,我也不断进步并受到重用,先后担任机械厂厂长 、系党总支书记、院长办公室主任、直至副院长的领导职务。我虽然工作表现一般,业绩平平,但充分说明学校对我的信任和器重,直到1999年12月退休。
退休后,学校继续关心我、重视我,让我为学校做点力所能及的工作。我担任离退休党总支书记八年,直到2008年离退休党总支改为党委,由现职人员担任书记而止;担任学校“关心下一代”常务副主任,直到2009年我患病而请辞;我参与了2000年学校五十周年校庆和2002年学校改名挂牌的筹备工作;在学校的新区建设中,我又被聘为三人督导组组长;从去年开始又让我参与六十年校庆筹备工作。让我做这些事,有时我想是否“多余”甚至“讨人嫌”。但我觉得作为学校一手培养起来的学子,退休后能为学校做点力所能及工作,尽点微薄之力是应该的,慈乌反哺的“感恩”正是我对母校的回报。
本文中我赘述些我的进步过程,并非想张扬我的经历,其主要目的:一是想试图说明我的进步和成长是学校一手教育和培养起来的,我来学校这52年,既是学校的发展历史,也是我个人的成长史,我的成长和进步是与学校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没有学校的发展就没有我个人的今天,学校教育了我,培养了我,养育了我,我和学校同呼吸共命运,校兴我兴,校荣我荣,学校是培养教育我的摇篮,是我为之奋斗和奉献的阵地,是养育我的家园;二是试图说明学校现在是可爱的,发展前景更是美好的,学校需要我们每个人来创建,我们全校师生员工及广大学子都来关心、热爱、维护她,从不同的角度,以不同形式满腔热情地融入到学校的建设中来,把学校建设得更美好,更可爱;三是试图表明一个学子、一个“油院”人对学校应该有颗赤诚的心,与学校心连心,同呼吸共命运,荣辱与共。
学校六十年校庆来临之际,我为学校的光辉历程而自豪,为学校的大好形势而欢呼,为学校今后的光明前程而骄傲!
 


注:寇本才同志为我校机械专业1962届毕业生,曾任抚顺石油学院副院长,已退休。
关闭窗口